•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在地下舊磚房的異度空間,虛擬與現實正走向交匯點

日期:2019/7/22 至 2019/7/22    
       
得益于曼徹斯特國際藝術節(Manchester International Festival),此時的曼徹斯特正浸漬于藝術、音樂與戲劇的海洋中。在這個全英規模最大的藝術活動中,小野洋子的大型藝術裝置《和平之聲》(Bells for Peace)與大衛林奇的電影展映與繪畫雕塑作品展 “My Head is Disconnected” 等來自知名藝術家的作品不僅占領了曼徹斯特的各大畫廊,更妝點了城市內的公共空間。而同時市中心地下二樓的舊磚房亦正被大小光暈渲染出別開生面的星辰圖景,磚塊間晦暗的罅隙被冷色光點照亮,光點連接成樹枝與葉片的抽象剪影,在微暗的氛圍下,這片地下叢林稍顯氤氳,仿若一個異度空間。而此刻,異度空間中的游客經過漫長黑暗甬道而來,在天藍色光影的環繞下,身臨樹之上,天之間。白色的云霧隨著游客的對于手機的操作游走,時空的裂縫被捕捉或釋放,幽暗的背景樂或接近或遠離耳畔,他們已然成為這片地下世界的主導者。


新媒體藝術裝置《佇林染天》(2019)用AR技術點亮地下舊磚房

“偶爾有一些風,偶爾有一些人,她始終覺得它們即使近在咫尺,但卻也只是身外的世界。”此片幽暗空間的創造者劉佳玉如此形容自己的生活環境,而這種氛圍化作她這件作品《佇林染天》(Tracing The Sky)的靈感來源,真與幻在當下語境中,仿佛處于灰色地帶,近或遠不再能用物理距離簡單描述,我們腦海中的記憶或已被醞釀十余年之久而宛若發生于昨天,而真實亦不能被歸納為“可得到的,可觸摸的”。于是,在她的作品中,真實與虛幻發生了瞬時的切換,人機的虛擬活動轉眼間鋪陳為眼前展開的絢麗景象與混沌聲音,在科技手段的加持下,在場域內光影投射在建于維多利亞時代的磚房之上,歷史與未來在此間溝通;而我們曾日夜仰望的天空與星夜更在手指的舞動間跳躍。自此,繁華與僻靜、新與舊、近與遠、真與幻的對立得到了消解與調停;觀者、環境、藝術作品之間交互的可能性亦不斷生成并層層疊加。


觀覽者手持該裝置的一部分——OPPO Reno手機感受光影的流動

“科學是光譜分析,藝術是光合作用。” 英國宇宙學家、理論物理學家和數學家 John D. Barrow 曾在自己的的專著《藝術宇宙》(The Artful Universe)中如此分析藝術與科學的連結,旨在闡述藝術與科學的同源屬性。而這兩門學科更是在劉佳玉手中更呈現上升匯合的姿態。而最初接觸新媒體藝術時,劉佳玉更是為它下達了這般定義“作為單維度定義的打破者,新媒體藝術正不斷地顛覆著人們的傳統認知和感知形態”。而在這件作品的支持者OPPO看來,科技、藝術和人交互本身就是相互融合的存在,而融合的潮流還將在未來成為主導:“當我們即將迎來屬于5G的未來時代,萬事、萬物之間可能都將不僅僅是被連接在一起,而是交互、融合,催生新的產品、服務與場景,進而為人們帶來革命性的生活體驗。”
《佇林染天》創作者,藝術家劉佳玉

如今,這一多維的藝術形式正以蓬勃姿態改變著不同的物理空間,劉佳玉更已不是當初的新鮮人。在她的作品中,藝術創作成為為表達的驅動力,科技成為了實現手段,于是多種感知得以被打通,對空間的拼貼與置換更激發了觀眾的行為反應與情感共鳴,她認為藝術應該是人們想象的開始而非結束,這使得她的創作本身永遠處于人們的“再創作”中,而此種“再創作”上演于英國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V&A)、香港K11藝術中心,上海OCAT藝術中心,融入以她對于人類、與其所居住的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的福祉的思考,將腦海中未來與幻想的圖景化作聲、光、影交織而成的現實。




劉佳玉過往作品:《Sitting by the window》(2018)以及《The side valley》(2018)

而這個位于地下世界的異度空間——《佇林染天》由劉佳玉帶領的30余人團隊歷經半年協作完成。“在創作與制作的過程中,我和我的技術團隊需要不斷實驗新的技術與手段來達到更好的效果。”劉佳玉如此描述著《佇林染天》的創作經歷,“當然我們也曾遇到過一些難以突破的瓶頸,比如在AR技術,光線平衡,捕捉建筑結構等方面。”作為帶有極強交互性的多媒體藝術,其本身在技術層面即帶有巨大的挑戰性,而在地下磚房如此晦暗的光線環境下,如何讓觀覽者更好地記錄與傳播這件作品,更成為藝術家及其團隊思考的問題。而這件作品的支持者 OPPO 將自身的技術特點傾瀉而出,為劉佳玉團隊提供了解決問題的方案。在《佇林染天》的最終呈現效果中,OPPO更以Reno 10倍變焦版鏡頭中的夜景效果,還原出作品本身的藍色光效,捕捉作品中明暗不定,恍惚而疏離的氛圍;觀覽者更可以充分利用 OPPO Reno 10倍混合光學變焦功能拉近畫面,記錄下作品的更多細節之處。同時可以通過廣角鏡頭,甚至全景拍攝功能,記錄下作品的全貌。


OPPO Reno 10倍變焦版記錄下的《佇林染天》,光與影的交融、歷史與現在的匯合得到記錄與還原

在技術實現層面,《佇林染天》不僅依靠AR應用得以呈現全貌,其沉浸式混合現實的瞬時交互性更給予關注獨特的反饋。觀覽者穿行于樹木與天空掩映的互動效果更在磚房中具生動表現,而隨著觀覽者打開手機的拍照或者攝像,移動手機,根據觀者使用手機移動或者晃動的快慢,移動,生發出不同的視覺體驗。藝術家劉佳玉根據作品所在地點的實時風速和風向,動態控制作品中云霧狀的視覺飄動。比如當風吹過樹林,人在樹之上聽到的聲音會與平時在地面上不同,會更低音一些,所以觀眾會感覺到自己身處兩個維度之間,而此種與自然同步的音效并非來自事先的采錄,而是來自基于觀眾不同的游覽路徑,各異的操作方式進行即時演算而來,于是如定制般的作品呈現效果于視覺與聽覺兩個維度徐徐展開。

“此外,在這次合作中,OPPO一直非常尊重我的想法,給予我在創作方面最大的寬容度與自由,這一點真的非常難得。”劉佳玉如此描述自己于 OPPO 的此次合作體驗。“我們這個項目是從8個小時的時差一直做到7小時的時差,但是我們和OPPO之間的溝通都是非常的順暢,基本上這些非常熱血的年輕人可以在任何時間段非常快速的對我們的信息做出反應”。劉佳玉團隊也透露,因為谷歌對OPPO手機AR功能認證的緣故,原本作品面臨測試延期的風險,但因為OPPO同事一直與谷歌積極溝通推進,最后還提前進行了嫁接和測試。


《佇林染天》(2019)裝置展覽現場

而在OPPO倫敦設計中心設計師傅意涵看來,這一切是因為都是合作的發生,以及最后作品名的呈現,都是因為融合。“設計師只有融合了藝術與人文關懷的科技創新,才能為人類帶來美好的智慧生活。我們也非常希望,在未來能攜手更多像佳玉這樣的、與我們志同道合的新銳藝術力量,共同去成就科技、藝術與人的共融。”

科技、藝術與人在此刻實現共融

縱觀浩瀚的藝術史,既然傳統的雕塑與繪畫已無法被突破與革新,我們或已不再需要新的《大衛》塑像與新的《印象·日出》,藝術如何完成自我更新;面對籠罩于高速信息流的當下社會,藝術作品如何迅速蝕刻于觀覽者的腦海之中,并更好地得到記錄與傳播?此種創新、交互與連結的渴望,亦是OPPO長久以來思索的問題,AR應用、10倍混合光學變焦等功能由此催生而來,通過對科技的探討與追求,旨在實現OPPO“萬物互融”的理想世界。在此次合作中,以感性裝填內核的藝術與以理性作為標尺的科技結合,多種感知即被打通、超現實的圖景化作眼前之物、而此種眼前之物亦不進局限于舊磚房,更乘著電子網絡即時傳播于世界各地——這正是OPPO與劉佳玉、科技與藝術的聯姻方式。
(文章來源于Wallpaper卷宗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