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在巴黎,與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一同探索樹的美學與科學

日期:2019/7/17 至 2019/7/17    
       
“當我畫一顆樹的時候,我試著把自己置于樹皮之下。我想象著每棵樹都有著隱秘的功能,有著和人類一樣復雜深刻的行為表達方式:樹懂得和彼此溝通,而且取決于不同環境、背景,或瘋狂或智慧,或歇斯底里或沉著冷靜。”法國藝術家法布里斯·伊貝爾(Fabrice Hyber)多年來在居住地旺代(Vendée)河谷種下了三十多萬棵樹的種子。他畫中的樹有著各異的性格,每一個細節都是樹生長的一個故事;不同語言文字的示意,使作品仿佛如樹的生長示意圖亦或使用說明書,淡淡的幽默中樹作為有機體的復雜和活力均浮于紙上。

由這位“植樹的美術學院院士”的作品揭開面紗,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新展“我們:樹”(Nous les Arbres),聚焦樹的美學與科學意義和人與樹的密切聯系。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從夏多布里昂的雪松開始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與樹的淵源遠早于這個展覽。基金會所在的地方曾經是詩人夏多布里昂居住過的公園,他于1823年種下的黎巴嫩雪松保留至今,并且是讓·努維爾(Jean Nouvel)設計這座能吸收陽光和外部色彩的玻璃建筑的靈感來源。基金會策展人伊莎貝爾·歌德華(Isabelle Gaudefroy)在接受采訪時提到,這個花園還為石上純也準備“自由建筑”展覽帶去諸多靈感。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而在展覽“我們:樹”中,洛泰爾·鮑姆嘉通(Lothar Baumgarten)設計的花園不再是建筑的附屬品,而成了展覽的一個延續。這個花園保留著野性,某些部分甚至可謂“雜草叢生”。雜草和野花間有多達二十四種樹木,帶有二維碼的小牌子邀請參觀者去了解它們,更有七件藝術品散落其中。阿涅斯·瓦爾達(Agnès Varda)生前的家距離基金會步行不過十米,愛貓如她,她早在這里為貓咪建了小木屋,還把原先放在自家花園的帶有貓雕塑的木樁搬到了基金會花園。在去世前不久,阿涅斯還說過這段樹樁代表了她生活過往里所有的樹,充滿了暖暖的回憶。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花園另一處,吉塞普·佩諾內(Giuseppe Penone)在一段樹杈上留下了自己的手印;而在法布里斯·伊貝爾的作品《天堂》里,一顆葉子包含所有人類膚色的假樹,代表了樹與人共生的理想世界。此外,泰斯·比斯克(Thijs Biersteker)依據植物神經學家斯特凡諾·曼庫索(Stefano Mancuso)研究成果而打造裝置《共生》,以一秒代替一年,畫下花園內樹木的電子年輪,以證明植物的智慧。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樹的靈感和啟示
 
樹在地球上已存在了38.5億年,已被科學證實擁有感官功能、記憶力、與其他物種交流和共生的能力。在千年來人類中心論的主導下,樹是陪襯、背景,是沉默的存在。“有一種現象叫做‘對樹失明’(tree blindness),即樹無處不在,但我們總對它們視而不見,”基金會策展人伊莎貝爾·歌德華在接受采訪時說道,“而這次展覽的目的之一,也是希望能治愈人們的這種‘對樹失明’”。因此,在這次新展中,樹來到了舞臺的絕對中央。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哲學家伊曼紐爾·科克西亞(Emanuele Coccia)說過“沒有任何純粹的人類,植物存在于所有人類中,樹木是所有經驗的起源”。“我們 :樹”的策展團隊包括了人類學家布魯斯·阿爾伯特(Bruce Albert),參與展覽的有來自拉美、歐洲、美國、伊朗的藝術家、植物學家、哲學家,更有來自烏拉圭和巴西亞馬遜森林的原著居民畫家,他們都對樹有著獨特的情感和理解,以各自不同的經歷和角度,通過繪畫、攝影、視頻、裝置等媒介,訴說了樹木的神奇、智慧,它們與人類的關系、還有森林采伐造成的毀滅性影響。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關于樹,人類了解了一些,但未知的更多。樹的寧靜與長壽,使它代表永恒和回憶,因此也是關于夢和詩的浪漫存在。而樹能在地球億萬年的更變中屹立不倒,或許掌握著能幫助人類對抗氣候變化危機的密碼。
 
 

樹的美學與科學
 
從面對自然之美的沉思到由此聯想而出夢幻世界的創造,“樹的美學”是展覽的一大線索。多位藝術家就在同一空間內共處的人與樹的關系進行了探討,展現了兩者之間充滿詩意的精神聯系。
 
這部分盡管有幾位法國藝術家的油畫和視頻作品參與,但巴西藝術家無疑成為了明星:路易斯·澤爾比尼(Luiz Zerbini)色彩鮮艷的版畫、油畫和巨大的裝置,是花卉植被之美和巴西現代都市精神碰撞的產物;阿豐索·托斯特(Afonso Tostes)打造了一系列木制工具表現樹木里承載的人類勞作記憶,這個系列對應是一系列無名藝術家創作的用于宗教朝拜的木制頭像、軀體部位。此外,還有巴西亞馬遜原住部落亞諾瑪米(Yanomami)和巴拉圭查科地區(Chaco)地區的畫家參展,他們在質樸的畫作里表現了樹木之美和他們與森林生死相依的關系。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在歌德華看來,卡地亞基金會在策展時直面某些政治話題,正是其社會責任心的表現,比如巴西新總統當選后,對亞馬遜森林資源的開放必然加強,而藝術家的獨立表達將變得越來越困難,此次展覽邀請大量拉美藝術家,是為了要給予他們應有的話語權。展覽的另一條重要線索,則是樹作為科學研究的對象的存在,和樹所遭遇的破壞,參與展覽的有近二十位藝術家、植物學家。其中,法國植物學家弗朗西斯·阿雷(Francis Hallé)的作品不僅是展覽重頭戲之一,還是策展之初的重要靈感來源。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我在想我們與樹木最初的關系是美學的而不是科學的。當我們遇到一棵美麗的樹,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弗朗西斯·阿雷曾這樣說道。二戰時期,還是孩子的他隨著家人到鄉下避難,從此與樹結緣。之后六十年間走遍世界各地為各種樹木畫下建筑建構圖(tree architecture),是最早提出以建筑結構區分樹種的人(在這之前主要以花、果區分樹種)。這次展出的多幅鉛筆、水彩畫,還有筆記本,是他多年游走觀察的結晶,并打破了科學與藝術作品的界限。
 
 
孤獨的使命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自1984年創立之出起,就有別于多數藝術機構,不追求藝術史敘述和成名大家特展,而是著眼實事,特別關注全球化和氣候變暖問題,并致力于推廣拉美、非洲、亞洲等非西方世界的藝術家,特別是新銳藝術家。

“我們:樹”展覽現場圖

此次新展《我們:樹》自然不是基金會的第一個生態主題展覽。早在90年代,“像鳥兒一樣”(Comme un Oiseau,1996年)和“自然而然”(Etre Nature,1998年)就將視野放在了人與自然的聯系上;當全球變暖現象惡化,“原初之地”(TerreNatale,2008年)第一時間整理了藝術界對這一問題的思考和表現;2016年,“偉大的動物交響樂”(The Great Animal Orchestra),面對神奇的動物世界,人再次謙卑得讓出舞臺中心。

此外,基金會對亞馬遜原住部落亞諾瑪米的關注已持續多年:2003年“森林的精神”(Yanomami, Spirit of the Forest)展覽,西方藝術家和當地藝術家一起探索、展現部落的習俗文化,發掘出各地文明本質的共通之處;這次展覽有三位原住民畫家參與,他們因眾多原因不能來到巴黎,基金會則會派團隊前往當地拍攝紀錄短片;緊接著,十二月的新展又將展現攝影師克勞迪亞·安度加(Claudia Andujar)鏡頭下亞諾瑪米人面對森林采伐所做的的斗爭。

當談到實際上著重關注環境問題的藝術機構在法國和歐洲并不多這一現象,歌德華表示他們確實感到孤獨,之前蓬皮杜中心有過一系列“變異,創造”(Mutation/Creation)展覽,即展覽從自然和生物學中得到靈感而創造的藝術,但以設計為中心,而“我們:樹”則是以對自然和樹的熱愛作為出發點。另外,像卡地亞基金會這樣有明確立場和政治介入的機構和展覽更是少之又少。不過,這份孤獨早就了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的獨特之處,也是他們繼續前行的動力和使命。(采訪、撰文/馬君怡)
 
我們:樹 Nousles Arbres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
Fondation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展至11月10日
(文章來源于TANC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l